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会员作品 +更多 

小说

散文

诗歌

报告文学

校园文学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 散文 > 内容 

疫情笔记

作者:殷锡奎  发布时间:2020-2-10 9:41:48  点击:157次

惠州市作家协会“抗疫”文学作品选登


疫情笔记 

作者:殷锡奎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感觉到这地球的小:武汉,那座繁盛似锦的通衢之地距离我那样远,又那样近,警觉似乎一夜之间就培养了出来,身边有谁不戴口罩或者咳嗽一声,或者听说谁是从武汉过来的,立刻招惹来旁人的侧目,即便熟识的人也会与之疏远,似乎空气里弥漫起死亡与危险。

许多人都在转发武汉加油,我也一度满怀热忱地将这四个字贴在朋友圈上,后面加上个大大的感叹号。但时间久了,也就熟视无睹,有了倦怠麻木之意。想想也是,自从疫情爆发,谁不是紧张兮兮,深怕自己也中了标,更何况喊喊口号,对防疫工作没有什么实质效果,还不如听从钟南山的建议,回家闭户,自我隔离,算是为国家做贡献。

我有两个朋友在湖北,仙桃的樊启鹏和武汉的黄红斌,因为彼此认为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的联系总是断断续续的。

偶尔我在想,仙桃距离武汉有多远?

樊启鹏原本就在武汉工作——我想,他的工作总是围绕着文字,无论工程监理,还是《十堰周刊》的编辑,抑或身处武汉之后,谁让他爱好舞文弄墨呢。他是什么时候从武汉回到仙桃的,是春节放假的第一天吗?想是那时还没封城,他一路赶回,与亲人团聚:他父亲老樊烧一手好菜,两个大男人也许只有假期才能团聚,吧唧口美酒,品着渗透进亲情的佳肴回想起久远——那个时候他母亲还在世,她是他们爷俩儿之间的润滑剂,如今又成为他们爷俩儿的共同记忆。

至于黄红斌,身为索玛慈善基金会的负责人常年奔走在大凉山,想是连春节都不曾回到武汉——有谁会未卜先知,提前知道这汹汹而至的疫情呢,一个惹了祸的华南海鲜市场,几位颟顸懵懂的官员(就像那句俗语说的,一条臭鱼腥了一锅汤),上千万无辜市民——疫情爆发之际,他正在焦虑支教的招募工作,连续两天在朋友圈里发出紧急启事:索玛花开,老师您在哪儿?——与此同时,他的朋友圈第一次出现武汉加油的字眼。随后,正月初五,他的朋友圈开始出现自我隔离的描述,一位支教志愿者回到蒙特利尔,为了街坊四邻亲朋好友的健康,她在家中宅了两周。

忘记是谁说的了——每当这个民族——中华民族到了危机时刻,总会有一群人铤身而出,保护起绝大多数人:他们是当之无愧的英雄。疫情最严重之际正值大年三十,数以千计的白衣天使逆向而至——他们也是另一个家庭的父亲母亲,也是别人家的儿子女儿,丈夫妻子,他们也都需要团圆与呵护,他们本可以置身事外,然而他们在使命召唤下不约而同地前往疫情中心武汉市,就如他们当中一位年长的同袍饱含热泪所述: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他们不过是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换上一身衣服,就学前辈的模样,治病救人,和死神抢人。

偶尔我在想,绥芬河又离武汉有多远,以及另一座城市,龙门县城距离武汉有多远?

十年前在中南民族大学读书的瑛子写过宿舍外面满屏的樱花,她最爱的事情就是画漫画,每一帧都那样意味深长,令我想到了笔触深刻的几米和被一切障碍击垮的卡夫卡(她算是我在武汉的第三位朋友吗?)。不知如今嫁到深圳的她是否还有雅兴泼墨挥毫?就在昨天,只见她的朋友圈写道:半个月整完一本书,宅家里也真的无所事事——想是她带着娃回了娘家,不期遭遇疫情,不得不自我隔离。

隔离成为了热词。武汉与武汉人成为旋涡的中心,一切都那样猝不及防。给朋友打电话或发微信,照例会聊上两句,关于持续恐慌的疫情,关于外地人:他们从哪里来,是否成为唯恐避之不及的病毒携带者?唉,我们恐慌被传播,也恐慌成为传播者,恐慌自己发烧,恐慌自己咳嗽,哪怕是普通的一场感冒,而这是真真切切的现实,并非三人成虎的谣言,虽然各种各样的谣言在持续蔓延:口罩脱销了,清毒液脱销了,双黄连口服液也脱销了,蝙蝠元凶,还有美国生化战阴谋论,等等,社区工作人员开始电话排查外地人,或者排查近期是否去过外地,我们自觉不自觉地被关在家里,隔窗相望。我们开始宅在家里,祈祷病毒不要过来,祈祷不要有人前来拜访,祈祷那些外地人不要回来得这么快——这是否也算一种歧视?但是节假日即将结束,春运不可避免地繁忙起来,即将迎来人口流动高峰期。

我们不该歧视武汉人,地域歧视本就是一种无知与野蛮,更何况他们本就是无辜者,本就是被传播者。没有人是自成一体与世隔绝的孤岛,每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分。在这场如潮水袭来的疫情面前,我不再空喊武汉加油,我只祝愿每个人身体健康,我的亲朋以及某位素昧平生的陌生者。

偶尔我在想,也许若干年以后再看这个特殊时期,其实不过是一桩风轻云淡的往事,只不过其中多了些感动与反思。而现在,我只希望像往日一样普通,摘掉口罩,到熙攘的广场呼吸新鲜空气,或者和三两位朋友小酌。偶尔我在想,我远在千里之外的亲人一切可安好?他们一个在遥远的龙门县城,一个在比遥远还遥远的三亚。

或许,等到疫情结束,我应该乘车前去武汉,去看一看我的朋友,看一看民大的樱花,瞻仰被钟南山称为英雄的城。

 

·上一篇:医者担当 护佑健康 ·下一篇:书是人生其中一盏明灯​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20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