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会员作品 +更多 

小说

散文

诗歌

报告文学

校园文学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 散文 > 内容 

书是人生其中一盏明灯​

作者:为而  发布时间:2020-2-10 10:01:48  点击:95次

惠州市作家协会“抗疫”文学作品选登 


书是人生其中一盏明灯

作者:为而

      今天是我国农历正月十一日,正是春天开启的日子—“立春”节气日。老话很多早已成为了“真理”,比如“一年之计在于春”,千万年的农耕文明时代,春夏秋冬周而复始规律,计在初春,成为自然的定律。而今年的春,中国军民正在打一场新世纪的又一次特殊的战争—全民防控阻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正在持续。

      战士上战场,医务人员上了战场,无数的党员、干部和各行业的值勤者们也开赴了前线!而我们这些被疫情隔离的人们,自觉或不自觉地被隔离宅在了自己的港湾。你、他,你们、他们在做什么?这么长的春节,延长假期和推迟上班上学的人们,在忙啥?我不知道,而我想到的就是读书,因为“战场”我们没有“资格”上了······

      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这代人真正在学校念书的收获非常有限,一是没书本,二是教育也出了大的题,形成了一书难求,教学内容畸失的局面。记得小学到初中时,无法购到书(也很少书卖,也没钱)。记得当时我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父亲是文化人,被打战“右派”后,回到乡下,我发现他常书不离手,偶也写诗,后来我稍长大后发现父亲的书架有许多的书,其中最深刻印象的是郭沫若文集和李白杜甫诗集及其他书,于是我开始“偷”书看(后来才知道父亲在北京时曾与郭沫若一个儿子很好,常去郭家,收藏郭沫若书是有原因的)。记得是六年级至初一时,同村一好兄弟“偷”得他兄长“藏”起来的一本《增广贤文》手抄本(因文化“”大革命”,所有“旧”书都不敢亮出来,更多的是早作为“封资修”的文化毒品,被红卫兵付之一炬了),于是我们俩个人“偷偷”读这本书手抄的《增广贤文》,两个人爱不释手生怕被他哥发现“没收”回去,我们便轮流看,反复背诵,不多日,经日夜“奋战”竟把长长的《增广贤文》全背诵下来了。因这两个经历,使我对书有了“大彻大悟”的理解,当时(“文革”时期)也有对《增广贤文》批判的,认为是“一半客观,一半主观”,(或“一半唯物,一半唯心”),而我当时自己理解(因背得出全文),有深刻的认识,并审视了当下的社会人情事务,只是在内心“会心一笑”?/span>

     这两次“读书”、“偷书”看的经历,使我爱书、买书和读书的热情一发不可收拾,一读就是几十年!后来考上大学,也是因为自学读书,考了三年才考上的,读书改变了我的人生,书是人生其中的一盏明灯。

     这次新世纪的又一次疫情,“宅”在家已不是个人的事了,借这“寂静的特殊春节”,读书又成了我的最好生活,又一次集中拼命地读书,并再次读到了毛主席和萨特与书的关系,从而改变一个人,甚至一个国家的命运!

    毛主席比萨特年长,据文献记载毛泽东主席读书也是非常“疯狂”的,其中三本书(刊)对他影响最为深刻:一是陈独秀创办的《新青年》;二是《共产党宣言》;三是《资治通鉴》。《新青年》和《共产党宣言》把他引上了共产主义道路,并成为一代伟大共产主义领袖,建立了新中国。毛主席说读《共产主义宣言》不下百遍,而成为了一国元首如何治国理政,他一次对护士说,他读《资治通鉴》已十七次了,“这次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书不仅成就了一代伟人,(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是实践“书”的过程),而且造就了一个新中国!

     而萨特则是另外一种伟大,萨特自幼失去父亲,后母亲改嫁,初中重回巴黎与外祖父母共同生活,外祖父是教授,藏书无数。孤独的萨特自此与外祖父的书结下“生死”之缘,在人生最艰难的岁月,书为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立志研究人生,如饥似渴地读书,也达到了“疯狂”的程度,正是书,使萨特成就了“存在主义”哲学的大成者,一部《存在虚无》献给了人类的智库,萨特后来说“我的生命是从书开始的”。其实,书首先是“挽救人的生命”,才有后来的成功或伟大,生命的改变,才有后来的生命实践!

     “未来已来”,人类因为新科技,互联网、智能并直奔“AI”(虚拟现实世界)时代,真正静下来读一本书,的确很难,但是“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也是人生其中一盏明灯,不会过时。

·上一篇:疫情笔记 ·下一篇:战魔记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20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