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理论研究 +更多 

文学评论

交流赏析

研讨创作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交流赏析 > 内容 

苏方桂画了个惊叹号

作者:刘明霞  发布时间:2017-5-17 11:50:27  点击:484次

刘明霞


作家是靠作品说话的。这话听上去很美,可做起来就比较难,特别是能写出让人长时间记住的作品就更难。从事文学创作58 年,做了6年惠州作协主席,退下来的时候,一下子捧出厚厚6部著作,洋洋洒洒近200万字,苏方桂这一转身,够豪华,够气派!为惠州作协的苏方桂时代画了一个响亮而有力的惊叹号。


在惠州写作多年,任作协主席6年,苏方桂有几个之最

 

作家是靠作品说话的。苏方桂游走在文学的这个规则下,一直尝试 “文须通俗方传远,语必关风始动人”。用他自己的话说“风”即是风气、风俗、风习。

《苏方桂文集》首发式,可谓阵容豪华:有省作协领导及同事、文友、企业界人士等70 余人,最显眼的是惠州历届关心支持他搞创作的领导,齐刷刷坐了一大排呢。用一句话来概括,苏方桂受大家尊崇,是因为大家从他身上看到了文化的力量。

 在惠州写作多年,任作协主席6年,苏方桂有几个之最:惠州目前作品最多的作家;惠州第一个中国作协会员;介绍作者加入省作协最多的作协主席。

如果不是13岁那年,爱听故事的他写了一篇故事《神鱼》,并在《辽东文艺》上发表,他的人生轨迹也许将是另一番景致,也就没有今天的通俗文学作家苏方桂。如今年近70的他仍笔耕不辍,已出版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故事集21部,另有杂文、文艺短论、话剧等共约500余万字。长篇小说《羊城丐王》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丐王》。长篇小说《南国红颜劫》被改编成电影《女人花》,还拿了个葡萄牙国际电影节大奖。此外他还获得过广东省第二届鲁迅文艺奖,获建国40周年广东省献礼优秀奖,全国报刊连载作品一等奖及通俗文学大奖。苏方桂的通俗文学作品,有广泛的作者群,但许多很有可读性的作品,市场已买不到,前不久,苏方桂从15部长篇中选出自己比较满意的《羊城丐王》《南国红颜劫》《烟花妃子》《和硕格格》《罗浮侠女》《梅娘曲》编成《苏方桂文集》六卷。

苏方桂早在1988年就加入了中国作协。我市40多名省作协会员中,有过半数是他介绍的。


他挟以行走文学江湖的一大法宝就是厚重的人文素养


 纵观苏方桂的通俗文学创作:既有正史的不朽,更多的是野史的传神。在回肠荡气的江湖侠义、缠绵悱恻的男女情爱中展现冷暖人生、爱恨情仇。对于创作,他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严谨和认真。他创作《烟花妃子陈圆圆》只是源于对吴三桂“冲天一怒”这句话产生的疑问,带着这个疑问他花了10年的时间查阅资料,作了10万多字的笔记,走了7个省区,最后形成了他自己的观点:陈圆圆并不是红颜祸水,另外还形成了对吴三桂以及李自成的与传统不同的观点。

苏方桂十分赞同金庸先生的观点:“我用中国文字,写中国小说,给中国人看。”他认为:“文学如果走进象牙之塔,脱离了广大群众,是没有前途的。文学反映生活,服务大众,也是作家心灵的絮语。”这段自白是耐人寻味的。

苏方桂不是通过一次采访就能读透的人,尽管大家在惠州文坛有了十几年的交往,前前后后读了不少他的作品,但我还是想再一次从他的书中归纳出他的思维碎片,试图颠覆一切概念和落于纸上的东西,而我看到的是一种厚重的人文素养:通俗是我们的重要生态方式之一,地位再高也不必掩饰自己基元性的通俗身份。一个作家是一个高层文化人,但同时又关注和享受通俗文学,他就会比别人更深刻地体察世态人情,这也是苏方桂挟以行走文学江湖的法宝。

带着几分调侃,几分亢奋,满族苏方桂常自诩八旗破落子弟。如果说东北是苏方桂的故乡,那么,惠州则是苏方桂的精神与文化之乡,苏方桂在惠阳地区生活、创作52年。1985年苏方桂曾有一次调回家乡的机会,当时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秦牧竭力挽留。秦牧认为他的历史传奇文学在广东省自成一派。而且,在惠州工作了几十年,加上惠州市领导的挽留,他最终选择留在惠州。苏方桂的作品,常把故事发生地点设置在珠三角,展现了岭南民俗风情场景。苏方桂之于惠州,有如沈从文之于湘西,萧军之于东北,冯牧之于云南。


在现状里安下心来,并有所发现,这就是苏方桂的日常生活


他不仅仅作品有影响力,苏方桂还有一大特点就是为人平和,有很好的口碑,又是圈中出名的老顽童。都说文人相轻,但是苏方桂在惠州文学圈中却是个异数,老老少少都跟他黏糊着呢,还有许多隔代知音。

开会时文学青年、粉丝们拉着拍个照什么的,他绝对笑眯眯地任人摆布,请他写个序什么的,他照单全收,哪怕刚入门者,哪怕写得麻麻的,他也很有耐心。女作家们背后称他老爷子,当面没大没小称他为苏西坡,更得寸进尺地戏称苏西坡的后花园里有陈圆圆、和硕格格、梅娘、自梳女、妹花等,这些都是苏方桂作品里的人物。这苏西坡有点搭苏东坡的车,人家在惠州写了一辈子,写出了成就,这等称呼包含的是苏老爷子在惠州文学界的江湖地位呢,你能随便把一个初入门的文学男青年叫苏西坡?

 在现状里安下心来,并有所发现,这就是苏方桂的日常生活。他至少有两套思维:一个是在写作时或语境相符时启用;另一个是用来处理日常生活的。他每天的生活,就像打太极,看似慢条斯理,实则气脉通畅。苏方桂的感悟是:我觉得人生是追求快乐的过程,快乐过好每一天,对每个人都心存善念,你也会得到善的、快乐的回报。今后我以修身养性为主,健康、快乐、长寿。

                                              

第二部分:对话苏方桂:


媚溪:在通俗文学的创作方面,在惠州是一面旗帜,认为创作的最大特色是什么?6部文集出版后,有什么创作打算?创作方向会有调整吗?

苏方桂:通俗是指继承中华优秀古典的传统,又必须创新,向西方小说、现代小说、古典散文游记吸收营养,使群众喜闻乐见,各层次的人都能欣赏,决不是低俗、庸俗。

媚溪:在当今文学审美风尚变迁的背景下,通俗文学有怎样的现实意义及读者群?对通俗文学的这种理解在专业圈子内有没有共识?

苏方桂:通俗文学有广大的读者群,文学界如今多数人对它有了正确评价。

媚溪:您认为一个作家怎样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

苏方桂:风格即人。一个作家风格的形成,离不开他的性格、经历、学养和身处的历史环境。我是个俗人,从小受民间文学熏陶,我的经历也教育我要听群众呼声,所以我选择了通俗文学。风格不是刻意追求来的。

媚溪:作为惠州文学的见证者和推动者,如何看待惠州文学的现状?惠州文学有着怎样的格局和发展前景?您对惠州文学界有什么期望?

苏方桂:惠州文学现在初现繁荣,作者群成长起来了,通俗文学创作,小小说创作在广东走在前列,前景广阔。

                 

 

 

 

·上一篇:女人的幸福指数 ·下一篇:对话作家吴振尧:写作的享受与担..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