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会员作品 +更多 

小说

散文

诗歌

报告文学

校园文学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 散文 > 内容 

关于海子

作者:曾适燕  发布时间:2017-12-5 15:01:55  点击:526次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喜欢海子的文字,喜欢海子的感觉,喜欢海子的那丝气息。我并不喜欢文绉绉的感觉,总有种让人心里起毛的滋味。但却喜欢海子,喜欢他诗里透出来的那一股若有似无的味道,我说不清也道不明。如果要将它形容出来的话,我只能说,有时,它像茉莉的香,清新得让人入沁;有时,像夜来香的香,浓郁得让人窒息。有时,它如向日葵,温暖耀眼:有时,它如桔梗,冷艳低迷。

       许多作家笔下的美丽女子,只要有一些书卷气的,都喜欢海子。就如青年作家笛安《告别天堂》笔下的宋天杨,只有仅仅的13岁,却已经开始抱着《海子的诗》和《加缪全集》在那里通篇阅读。我自认不是有书卷气的美丽女子,也不想在没有了解之前就高呼对他的热爱!他是热烈的,他的诗抒情得让人感觉像置身于水里;而他,又是孤独的,他悲伤而破碎的意象,仿佛能将人推入深渊……

       初知海子,是在杂志上看到他的诗,那时并不关注诗,因为诗是镶嵌在文章中的。文章男主角爱上了一个女孩,却不能放下他的家庭跟她一起。一次,女孩骗男人她怀孕了,男人面对这两难的抉择,他选择了离开。他纵身跳下黄浦江,就如当年卧轨的海子,毅然决然。留下他的最后一笔,也是海子的最后一笔---《春天,十个海子》:春天,十个海子低低的怒吼,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当我看到这首诗时,心里是触动的。那首诗是那么的符合男主角,而在海子离世前的那几个小时,他不也是矛盾、痛苦、幻灭、绝望,不能自拔的吗?那是海子的最后一首抒情诗,那么浓郁的悲伤,那么强烈的荒凉,那么明显的孤独侵侵入心扉。就在那一刻,我觉得我需要了解他,了解那个热烈却孤独的诗人,那个抒情却悲伤的海子。

       海子是个不羁于尘世的海洋之子,在他开始创作生涯时,他就注定是个不凡的人。他被称为“北大三诗人”,他的诗影响了一代人的写作,也彻底改变了一个时代的诗歌概念。他被人们评价为“一个诗歌时代的象征”和“我们祖国给世界文学奉献的一位具有世界眼光的诗人”。然而一切浮华,对于他来说,只是一片烟云而已。再高的荣誉,对于落寞而孤独的他而言,他的世界里有他的诗,有他的精神,就是足够的。在海子的诗里,有对珍贵的人间生活的眷恋,有对“幽深而神秘”的存在的沉思,有对爱情来临的幸福礼赞,也有对失去爱情时的痛苦凭吊。

       1989年,当他卧轨自杀的那一刻,他用他的生命祭奠了他短暂的生命里,那颗始终保持了圣洁的心。即使他曾长期不被世人理解,但是他却是美丽的,崇高的。而他留给我们的,不仅是他的诗,更是他的灵魂。他视诗为生命,诗是他生命的写照和表现,也是他生命的毁灭与终结

        海子的诗是用生命去抒写的,每一字,每一词,每一句都是对生命的诠释,对生命的绽放,就如他的著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朴素明朗而又隽永清新的语言,对尘世的美好温暖,充满生机活力的幸福生活的描写,以及每一个陌生人在尘世中获得幸福真诚善良的祈愿,都是他对生活的美好期望。那么温暖的诗句,那么灿烂的感情,试问有谁可以写出如此美丽的篇章?而对于这篇诗文,表达了这个用心灵歌唱着的诗人,一直都在渴望聆听远离尘世喧嚣的美丽回音,他与世俗的生活隔离甚远,一生都在企图摆脱尘世的羁绊与牵扯。

       那么清新,那么温暖的生活,让人们向往!它写于1989113,是那么的美好,让世人热爱。然而在这的两个月后,也就是326,他在山海关外的火车轨道上,以卧轨的方式结束了他的生命。那么美丽的诗文,跟那么残酷的事实,震痛了整个诗歌界…

      1989326凌晨,那一列火车的飞驶,它碾过的并不是一具普通人的肉体,还有那些热爱诗歌,热爱太阳,热爱土地的人们的灵魂。海子的离开,震撼了整个诗歌界,也让生平没落的他,成为了世人的焦点。我看不起那些拿海子来作文章的弊人…在我看来他们是卑鄙的,无能的。借一个以圣洁之心,祭奠自己诗一般的人生的人的死亡去抬高自己,不是无能的表现吗?对于那些“小丑”,用海子的名义去宣扬自己,发表自己的言论是可耻的。

       海子的离世,对于八十年代的诗歌文坛而言,是一次震撼。不论他是因为有自杀情结,还是因为精神分裂,甚至是因为追随行为艺术而结束自己花样的年华。他都是让人怀念的,他短暂而光芒的岁月在上个世纪,挥洒下一片永恒。

       “在春天,野蛮而悲伤的海子/就剩下这一个,最后一个/这是一个黑夜的孩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春天,十个海子》。既然生,就生如夏花之绚烂;淡然死,却死若秋叶之静美。海子,孤独而绚烂的诗者!


·上一篇:关于散文 ·下一篇:人文“脐带”的断与续(原创)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