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理论研究 +更多 

文学评论

交流赏析

研讨创作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学评论 > 内容 

能高声朗诵的故事

作者:曹杰  发布时间:2017-12-30 16:21:25  点击:885次


 

吴振尧是军转干部,也是创业者,是创新求变的斗士也是守护传统的卫士,是小说高手也是诗歌创作能手。在这众多的身份之中,谋道和务实是他一贯坚守的原则,贯穿在他所有的行为及活动之中,他的诗歌创作也是如此。如果说他的长诗是一种滔滔之声浪,那他精悍的短诗便是一种铿锵之钟。这种铿锵之洪钟是蕴涵在故事和画面之中的,而他谋道和务实的诗歌精神像一枚钉子,牢牢地将他的诗歌中所表达的内涵钉在记忆之中,为人世保留住值得回味的瞬间。

      其实如果就诗本身而言,吴振尧的短诗有很多特色,但是,如果将这些特色提炼成一个可以触摸和感知的特点,那就是可以大声朗诵但又有故事的诗歌。在当下绝对的自由化、直白化、庸俗化的诗风影响下,诗歌语言的古典美、意境美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有些诗人浑水摸鱼,甚至是以下流恶俗吸引人的眼球。因此,在这种背景下,一首除了语言和抒情外,做到情中有景,情中有物,情中有意境且能够大声朗读出来且充满生活景象的诗歌,少之又少。近读吴振尧《生活碎片》后,我又重温了吴振尧其他的短诗,吴振尧的短诗有三个方面的特点,正是这三个特点,使得其短诗能够在庙堂之上,广为流传,深受读者的喜爱。

 

一、在谋道中自由

 

新诗也叫自由诗,相对于古典格律诗而言,表达方式的自由是新诗的主要标志,但是这种自由应该是为表达方便采用相对自由,并不是随意的绝对自由。其实我们如果看西方经典的原版诗歌,不难看出,从《荷马史诗》到但丁《神曲》,都是有韵律的,而且非常严谨。只是波德莱尔之后的西方诗歌,才逐渐从韵律中走出来,当然,这种走出来只是为了表达的方便。此外,与这种表达方式的自由相对应的应该是表达内容的升华,要做到这种升华,就必须在形式和主题上进行深刻的提炼,而这种升华之后的主题,就是诗歌所要谋的道,只在谋道中自由的诗歌,才能算是真正的自由诗。

在吴振尧的众多短诗之中,我们都能看到他对诗歌谋道和自由的关系的理解及应用。首先,他的短诗大多是有丰富的社会寓意的,哪怕是非常细小的一个故事,他都会用诗歌将其萃取成一个有代表性的符号,这个符号之中,都有他对人间大道的思考。另外,他的短诗很多时候不是绝对自由的,而是将自由当成表达的一种必要辅助,因此他的短诗在篇幅和布局上整体差别不大,不太长也不太短,对意象的刻画和表达也都尽量做到完整,这样的短诗在他的集子里俯拾即是。

他在诗歌《月 色》中这样写到:“湖的堤坝在渐渐消失/我的影子在上升/与悬挂的圆月相对/多了几分缠绵、几分伤心/月落入湖里,小鱼儿跃动/涟漪让情丝初犊/尘世只有皓月圆与缺/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月亮出来了,月儿走了/烈日照耀,温情散了/让整个世界进入欢乐谷/让激情进入我们的胴体/此刻,我想春、夏、秋、冬/春情何在,夏炽不存……月色寒惨,常娥不再遥望吴刚/只一问,何为,何为?/青梅落花时,酒香酹与君。在这首充满古典韵味的诗歌之中,不难看出吴振尧在谋道中自由的诗歌特点,他将人世间很多美好与痛苦并列在一起,不偏不倚。一种日中则昃的人间憾事,便自然流露出来,这是首在谋道中自由、在自由中超越的诗歌,是一首精心布局的诗歌,也是能够大声朗诵的诗歌。

 

二、在情节中升华

 

 除此之外,吴振尧还将写小说的手法引入到诗歌中去,将充满情节的故事凝炼成十几句分行的句子,在这个凝炼的过程之中,他便将自己寄托的情感,通过语言的动感剪裁和加工,融入到这些句子里面,这种创作手法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可取的,因为觉得这是将小说和散文分行而已,不能算诗歌。其实不然,这种分行断句的过程,就拉开了故事本身的情节密度,自然会给读者自己创作和填补的空间,其实这样一来,诗歌的味道就自然流出来了。 

其实古今中外很多叙事诗和长篇史诗,也都是将故事进行合理的分行和配韵,这样一来故事本身不仅更加有趣,而且更便与传播,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史诗和叙事诗,都是既充满了情节,又留给人很多想象的空间,这就是诗歌的魅力所在。吴振尧的很多诗歌,都是从情节开始的,但是主题却是在情节里升华的。例如他的诗歌《典当来了一女子》:“这是最古老的银行/官民间合作的娇子/芸芸众生中/走来一个脚步飘浮/且红粉满脸的女子……典当的一位老者/扶起她说:“不计息,你快续回去。”这其实就是一篇完整的小说,读了开头那两句,仿佛这个典当行是邪恶的,是官商勾结的毒瘤,而这名女子,很可能是个落难贵族,起码精神上是的。

但是读完之后我们却发现,典当行是善良的,女子是愚蠢的,那个男人是负心的,当然这只是笔者自己的解读,肯定还有别的解读方式和空间。这就是小说和诗歌的区别。这种在情节中升华的诗歌,不仅使得诗歌有了趣味性,还使诗言之有物,并且兼顾了思辨性,这类曲折而丰富的诗歌比较有情感,较之那些言而无物的空头诗,不仅具有现实意义,更有文学和历史人文价值,自然是能够大声朗诵的诗歌,且具有较好的景物抒情和语气氛围。

 

三、在存在中探索

 

吴振尧的诗歌《生活碎片》充满了对个体生命生存价值的感和思考,就内容而言,他的短诗也表现出现代汉诗在口语和故事性方面的积极探索。吴振尧短诗的历史贡献在于“诗在言中”、“回归生活”、“体验生命的本真”,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历史政治等外衣的话语束缚,既进入汉语诗的本质领域。吴振尧短诗中的故事是对抒情等概念的深刻反思和探索,然后并加以重构提炼而成的。口语则成为其隐喻的象征和诗之语言的反向隐喻。吴振尧的短诗以一种走出去了历史、政治和时尚文化姿态,来检阅真正的个体和生命本身,这是对受政治烘托的语境的一种颠覆。

现代诗的叙事是其存在的生命,感官的叙述与其体验视角应该是当下社会的影子,同时又必须有哲学方向的叙述时间与空间。这样才能让读者领悟到口语和叙述的节奏,可以说是真正的诗歌叙事,并非口语诗的流水纪实。而是将语言节奏、生命视角、时空感悟等诗歌美学特征赋予诗歌本身。特别值得注意的吴振尧诗口语一直是提炼后的诗歌故事的表现,从他的《爱的光环》《巨人傲然屹立》等长诗和《吴振尧振尧短诗选》《吻的预言》《梦醒时分》等短诗选,口语在显现出强大的震撼力和颠覆性的解构之外,吴振尧诗借助了汉诗古典而优雅的诗歌审美形象,没有变成文字游戏和制造噱头的故弄玄虚的手段。吴振尧诗虽然简化了韵律,但节奏比较完美地保存在诗语中,回归到事物本身的现象学手法,寻找人与事物的平等的存在和内在的纠结,并积极探索其诗语背后的美学构造的价值及文化境况。 

 吴振尧一直在汉语诗歌的口语和叙事性等问题中寻找诗意表达的可能,如长诗《爱的光环》、《宝林之歌》试图在九十年代“文化复兴”中寻找“史诗”的叙事可能性,而《吴振尧短诗选》《吻的语言》、《梦醒时分》,他又试图将审美的形象建构能力重新赋予口语和叙事,突破诗歌的日常化的审美局限,重述自然语境和生活个体,寻找新的情意和思想的诗意表达方式,自然与人的生存本质,不再是传统古典表象化的形式和谐。也不是现代诗的对立和质疑,而是力图以平等的姿态关照生命,弘扬诗歌的自然价值。吴振尧的诗在改造古典诗过于粗糙的抒情意象,将其由直接的接纳生活的表象,变成了“间接性”的抒情,让读者通过口语化,平淡的途径,体验回味汉诗的独特魅力,在内心寻找与自然的和谐,让大地上的自然事物都成为诗人与世界对话的契机。诗人不是在自然中寻找诗意,而是在自然中寻找“自我存在”的理由。自然的诸多微小或宏大变化,都成为诗人主体心灵对人生的情感和体悟的象征。

 

四、在务实中扩展

 

       吴振尧的诗歌就如同他的小说一样,很务实,这个务实就指的是他把握主题的能力。现在很多诗人在创作诗歌的时候往往是随性而发,甚至是没有感觉而又牵强文字,有的还会写着写着改变诗歌的主题和方向,这样的创作方式是很难真正抓住诗歌的主题的,更不用说在这个主题之上进行升华和提炼了。吴振尧的短诗就如同一枚枚钉子,将一个个主题钉在墙上,只要你愿意抬头去看,那些主题都能显现出来。其实我们现在回头看《诗经》,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直到结尾,每一首诗歌都是从把握主题开始扩展的,因此务实地写作,将主题落到实处,是诗歌创作的前提。

吴振尧的很多短诗之中,都能体现务实而后扩展的精神。例如他在诗歌《晨 练》中这样写到:“早上,盛夏的日出/特别耀眼/炽热得让晨练的门徒/流尽酸液苦水/花随风争妍/我昂头朝阳晕眩让人旋转/这当是昨日股市下跌的妖孽呢/还是周际金钱的回光/恍眼球的不是骰子/而是诱惑的摧残/ 时光与人气/是否还原历史的真谛/唯怕是民祸国难/我坚信,生命是朝阳/万物茁壮在光阳雨露下/灿烂,婀娜多姿/千般娇艳不一定是美。”

晨练的主题应该是健康,是热爱生活,这是没错的,但是因为一些不好的事情和心情,导致诗人笔下这次晨练充满了纠结和压抑,应该讲这不是晨练的主题,因为并不是每一个晨练的情景都是这样的。作者在情不自禁地写了晨练的问题之后,笔锋一转,虽然“千般娇艳不一定是美”但是作者还是写了自己“生命是朝阳”的信念。这便是这种务实之后扩展的表现。这不仅是一个诗人的基本素养,也是写诗的基本规律。这有这样的诗歌,才能言之有物,才能在任何场合,高声朗读。

其实,任何一类诗歌都会有很多特点,无论是好是坏,因为每个诗人都有自己的个性,而每一个读者和评论家也都有自己的理解方式和阅读特点。但是,无论如何,一首好诗最起码是一首能够让人有勇气高声朗诵的诗,这是检验诗歌最坦率、最直接的一种方式,当然,或许也是最有效的一种方式。而吴振尧的短诗,大多是能通过这样的检验的。

 

 

·上一篇:彰显文艺工作者敬业精神的新写法 ·下一篇:一滴隔世未曾落下的泪水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