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文坛瞭望 +更多 

活动掠影

发表获奖荣誉榜

新书推介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坛瞭望 > 发表获奖荣誉榜 > 内容 

李艳作品《官山古楼》在国家级大型经济类日报《企业家日报》(2018年6月27日)上发表

作者:惠州市作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8-6-27 9:48:21  点击:175次

 






        我曾写过一篇微小说《京魂芳影》,小说的开头是“官山,古楼。秋气肃杀,天幕拉下一片昏暗”。从没想过,在初次行游博罗县公庄镇时,小说和现实竟然神奇地呼应了。

  从官山宜秋湖村的一条村道直入,尽头出现了一座与现代民居风格迥异的围屋古碉楼,当地人称为四角楼。在郁郁葱葱的林木的掩映下,碉楼威武雄壮的模样让人遐想联翩。高大朴拙的墙体上,泥灰剥落,偶有裸露出沙石的地方,更增强了老围屋那种特有的沧桑味道。那些方形、圆形、长方形、葫芦形的枪眼,错落有致地排布在厚实的楼墙上,让人总想透过这些小孔去窥探一下,子弹是如何击穿历史的帷幕飞驰到现代的。

  走进围屋,空旷的大院让视角一下子宽阔起来。我能感觉到这里曾经的繁华和鼎盛。历史的旋风,拂去了它曾经的辉煌,徒留眼前这片气质悠古的老屋。走在大院里,仿佛在历史中穿越了。青砖黛瓦之下,房栊幽明,门前的石台已被青苔逐渐占领,各种竹制的用具挂在屋檐下,此时,它们已不仅仅是过去的生活用具,它们还承载着历史,成了生活变革中闪光的交会点。

  在围屋,最喜欢的地方便是一进门那处天井。我是地道的北方人,小时候读南方作家的小说,对文中讲的“天井”总是充满了好奇,一直想亲眼看看这个“天井”到底是个什么模样。长大后,随着工作和生活的变迁,自己也选择定居于南方,但对天井的好奇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弱。后来,跟着精准扶贫工作组去了趟乡下,才真正看到了天井的样子。此时,看着眼前这个天井,不知不觉中我的脸上挂满了微笑,仿佛和一个孤独的老人在对话。

  天井一般指宅院中房子和房子之间或房子和围墙之间所围成的露天的空地,两侧有走廊,前后有厅堂。俯仰时,状如深井,故叫天井。在客家围屋建筑中,天井与天通,与地连,据说宅中修造天井,是为了让上天飘落而下的一切充满灵性的东西归于老宅子,类似于接福纳福的寓意。但在实际生活中,天井的作用是为高墙深院的老屋采纳阳光通风用的。天井池有一个进水口和一个出水口,下雨的时候,围屋里的雨水集聚在天井中,可以随着出水口排泄出去。平时,妇人们在天井边洗菜淘米,浆洗衣物,时间久了,天井的青石上便会生一层滑腻的绿苔。孩子极少在天井里玩耍,他们更乐意坐在厅堂里笑着闹着,唱着童年的歌谣,玩着各种小游戏。岁月如梭,随着族人的搬迁,那些空置的老屋天井,再也没有孩子们的歌声在里面荡漾。夏夜里,提一壶老茶躺在厅堂下,透过天井遥观星空的时光,早已在烟云中弥散。天井,慢慢变成了一个头发花白,在炉火旁打盹的孤独老人,眼眉低垂,似乎在回忆着自己的青春。

  围屋后方,角楼处的一段残垣断壁,即将成为被历史埋葬的模样,无望的呻吟声里,唯有滴水观音用碧绿的叶子安抚着它们的悲伤。墙角的一株新藤蔓,在罅隙里萌芽,攀爬着一种叫做岁月的时光,对峙着浮云,在四季中怒放生命,在历史中茁壮生长。

  从古碉楼的后门走出,一条山溪曲水流觞,清纯的样子似乎从来不问世事。麻石铺阶,循向而下。坐在古老的大树下,看着那盘根错节的虬枝四向伸展,想着“皓月坠林鸡唱韵”的茅舍之居,我把自己繁芜的心涤荡在眼前这一派宁静和安详之中,感受着竹径风清,斗草青郊的乡村闲适,一时间,我仿佛变成了一首古老歌谣中的一个音符,飘荡在围屋的上空……

·上一篇:龚小花作品《那一个羞涩的男孩》.. ·下一篇:林秋萍作品《你是我的一杯茶》在..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