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会员作品 +更多 

小说

散文

诗歌

报告文学

校园文学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 报告文学 > 内容 

耄耋老人的奥运情结

作者:林丽华  发布时间:2019-7-30 9:14:12  点击:96次

 

在惠州迎奥运圣火


2008年5月9日,是惠州人的奥运节日。尽管张耀光老汉不是惠州人,但他一颗火热的心比惠州人还要热情百倍。4月底,他从深圳来惠州,住在旅馆,和他的腰鼓队员们积极而又紧张地进行彩排。他和他的腰鼓队员们热情满怀地期待着5月9号这一天的到来。

这天,惠州万人空巷,倾城相迎奥运圣火。“祥云”撩动了惠州人的每一根神经,每条大街小巷都人群族拥、笑容绽放,百万惠州市民激情迸发,期待已久的奥运圣火将在惠州点燃。奥运圣火在广东的广州、深圳、惠州、汕头点燃,今天8时,圣火将从深圳到惠州。热情的惠州人民用满城招展的红旗、灿烂的笑容迎接圣火的到来。

早晨的五点,张耀光老汉就起床了,他喝了一杯开水,打开窗户,见早有许多惠州市民举着红旗、彩旗经过,急性子张老汉连早餐都顾不得吃,就来到河南岸公园。公园里已经来了许多人,腰鼓队的队员们都穿着一套黄色的运动服,白帽子,黄旗子。河南岸街道办事处的领导考虑张老汉年纪偏大,就让他和几个年纪大的老年人一起坐车到体育中心广场。

早上八点以后,惠州人已经从四面八方涌向体育广场,涌向市民乐园,涌向文笔塔,涌向西子湖畔,涌向朝京门,涌向花边岭广场等奥运圣火传递经过的地方。热情高涨的市民们用打腰鼓、扭秧歌、呼喊、挥舞手中的红旗、彩旗来表达自己兴奋的心情。

张耀光老汉和河南岸腰鼓队,现在叫惠州腰鼓队的队员们就在朝京门前等待。朝京门是惠州的一个景点,惠州地区以东的古南方人上京赴考,必经此地,张老汉从惠州回龙川老家,也经过此地。此时朝京门前红旗如海歌如潮,人们载歌载舞等待圣火的到来。“惠州腰鼓队”的队员们一色着装,衣裤艳红如火,一色的腰带,似条条火龙在飞舞,一样灿烂的笑容,表达了她们由衷的兴奋和激动,近百双手臂一起上下飞舞,同时发出一种高亢的腰鼓声;的咚咚,的咚咚,咚咚的,咚咚的。来了!祥云飘过来了!火炬手高举奥运火把过来了!顿时群情激动,万众欢呼,朝京门爆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别看张耀光老汉已经83岁的高龄,但他的欢呼声特别高亢,声如洪钟。他和大家一样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彩旗,汗水同时浸透了他的衣衫,当时惠州日报记者采访了张耀光,张老汉激动地对记者说:“咱万众一心迎奥运,大家手拉手,心连心,讲文明,树新风,祝奥运胜利召开”。他的心情比任何人都要激动,是啊!八十多岁,让他赶上了好时光。

“祥云”圣火照亮了惠州,让惠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发出夺目的光芒,这光芒同时也照亮和温暖了张耀光先生。

 

和河南岸腰鼓队

笔者认识张耀光先生,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

2008年春节刚过,我就过惠州来上班。上班环境不同,生活环境也不同了,但是坚持了十年的晨运习惯决不能改。

每天清晨,河南岸公园已经人来人往,大多是散步。散步者,有夫妻同行、老抱幼者、母抱婴儿。最热闹的是这里有几组跳舞和打太极的晨运者。21世纪的中老年人,幸福时光赐他们予幸福,退休的有退休金,无工作的,有最低居民养老保障金和医疗保障金,现在他们吃好吃饱,口袋里有钱,儿女事业有成,他们还有什么耽忧呢?惟独就是怕吃多了吃好了身体反而不好,于是来公园跳舞健身就成了他们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

我每天跟着张新兰、蔡务她们打太极拳,跳健身舞。这个健美操队每天跳完健身操就练习打腰鼓,队伍有近百人。腰鼓活动在宋代就十分兴盛,广为流传,形成了完整的艺术体系。舞姿激起奔放,动作古朴大方,雄稳有力,有浓厚的乡土气息。河南岸腰鼓队是我见过一支很有潜力的腰鼓队。在腰鼓队,有位老先生特别显眼,他隔三岔五在这里出现,有时会对腰鼓队员们大声讲话,他讲的是龙川话,我听不太懂。每次有演出活动,他都会出现,他经常穿着鲜红的男式运动衣,身上背着一个包裹,一对款式很旧的解放鞋,他头发花白,但讲话声如洪钟,又快又大声。后来张新兰向我介绍,张老伯是她们腰鼓队的名誉队长,是支持她们的后台老板。一天,张新兰对大家说,谁还想学腰鼓,请来我这里登记,老板明天为没有腰鼓的人买新腰鼓。张新兰还热情地邀我学腰鼓,我谢了并说,我哪有时间学哟。虽然我没有参加腰鼓队,但对张老汉支持腰鼓队的事很感兴趣,就不停地向张新兰问这问那。后来,张新兰拿了一叠厚厚的剪报给我看,这些剪报是河源日报和惠州日报以及东江时报,都是介绍张耀光事迹的剪报。剪报曰:《八旬翁捐资组建腰鼓队》、《河南岸成立健美操腰鼓队》、《河南岸腰鼓队敲响同乐会》、《腰鼓咚咚响、阿婆变俊嫂》、《张耀光先生情系鹤市》、《外出乡贤张腰光情系鹤市》······,看完,我晃然大悟,原来张先生是个心地善良、不停做好事的仁翁善者啊!他先后为龙川腰鼓队、龙川第三小学、金安中学、鹤市老人中心、鹤市民乐队、军乐队等捐款近九万元,用于搞活动,买衣服,买腰鼓,买乐器、支持办交谊舞培训班等,他先后资助河南岸腰鼓队的费用和其他费用近六万元。我的笔头痒了起来,决定采访张先生。

今年4月初的一个星期六下午,在河南岸弘兴旅店,我采访了张耀光先生。张先生衣着简朴,永远穿那套红色运动衣,一个旅行袋装了他出门全部的用品。他每次都这样,惠州有什么活动,他就会从深圳来小住几天,看腰鼓队需要什么,然后去为她们购置。他穿着简朴,住的旅店也十分简朴,几十元一晚,我看到他的运动鞋很旧,问他为什么不换新的或买对皮鞋来穿。他说这旧鞋穿着走路舒服。知道5月9号这天奥运圣火将在这里点燃,而且腰鼓队将在这天在朝京门作腰鼓表演,一过完春节,他就已经来惠州好几趟了,每次来都住在这里。清早6时,他就从旅店步行到河南岸公园,坐在一旁看她们彩排。下午,他就在公园和老人下棋,然后去饭店吃快餐,晚上7时半又来到公园看腰鼓队彩排,天天如此。大家休息时,他还发表一些讲话,让大家认真彩排好,练齐了,好去迎接奥运圣火,同时看大家缺少什么,他随时为大家购买。张耀光先生讲话快又大声,底气十足,我怕他血压会高,就劝他讲慢点。他说没关系,我一贯来都这样。这就是张老汉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

一个龙川县人,现在全家都住在深圳,为什么会跑到惠州来跟河南岸腰鼓队结缘,这里,还有一段故事呢。

张耀光和老伴,儿女们于上世纪70年代末就到深圳定居,现在儿女事业有成,家里没什么事可让他操心,儿女们每个月给他的生活费有五、六千元,逢节假日,生日,儿孙们都要给他钱以示孝心,加上一些分红,每年有近十万元的收入,他把这些钱基本上都拿出来做公益事业,如支持龙川老家的老年人的文体活动,支持老家鹤市建学校,建紫市医院等。他的儿子们也很支持他,他们说,父亲已经八十多岁高龄,他想干什么就让他干什么吧,只要他高兴就行。他女儿也十分支持老父亲,有时还开车送他去各地参加各种活动。由于张耀光的二儿媳妇是惠州人,他闲暇也会来惠州走走。

2007年4月的一天,河南岸街道办事处女子健美操队来张耀光的家乡鹤市镇与该镇的健美操腰鼓队进行联欢。由于张新兰的妹妹在这里当队长,而张新兰也是队长,因此惠州龙川两队健美操队的感情十分融洽。张新兰这次回到家乡,看到家乡的腰鼓队搞得有声有色,她们还经常到农村去演出,搞各种联欢活动,觉得十分羡慕。而且她们服装统一,腰鼓统一,相比之下,河南岸女子健美操队的服装、道具等都比她们逊色不少。张新兰很希望自己的健美操腰鼓队也能搞得像鹤市腰鼓队一样有声有色。她渴望张耀光先生也能支持她们。

于是,在妹妹的介绍下,张新兰认识了张耀光。

张耀光做善事银钱出手一点也不吝啬。当他了解到河南岸的健美操队没什么经济来源,仅靠一点入会费维持时,他二话不说,即刻表示出钱“武装打扮”河南岸健美操腰鼓队,他支持三千元用于购买音响,同时还赞助五千多元的活动经费,让健美操队员们去做统一服装,买腰鼓等。从那时开始,张耀光先生就成了河南岸人的常客,就是说,成为河南岸女子健美操腰鼓队的后台老板。

不久,张耀光听说健美操队里有超过50%的人来自龙川,他们也很想学腰鼓,张耀光又特地买了25个腰鼓让他们学。张耀光想,不如在惠州组织一个腰鼓队。消息传出后,河南岸街道办事处的领导十分支持,许多中,老年妇女也纷纷前来报名参加。

2007年10月10日,惠城区河南岸公园传来一阵阵“咚叭、咚叭咚咚叭”的腰鼓声。河南岸腰鼓队正式成立了,这是会前表演。成立大会上,河南岸街道办的领导把一本烫金的“聘书”交到坐主席台的张耀光手上。从这天起,张耀光老人就是河南岸腰鼓队的名誉队长了。名曰名誉队长,其实是个掏钱队长。腰鼓队从25人增加到现在的近百人,他买了近百个腰鼓,还为腰鼓队采购演出服,购买大鼓、大钹、演出鞋等。为了让腰鼓队表演出色,张耀光特地去龙川,请郑钊来指导。郑钊原来在龙川县当腰鼓队长时,在省参加腰鼓比赛得过一等奖。2007年10月以后,郑钊随女儿来惠州定居,她也天天来辅导,于是这支腰鼓队日趋成熟起来了。每天的早晨,傍晚,不管是严寒的冬天,还是赤日炎炎的夏天,都有她们辛勤的身影,“咚叭咚叭咚叭咚咚叭”,每天都引来无数观看的人,引来许多想参加腰鼓队的人。

2007年12月29日元旦前夕,天气十分寒冷,但腰鼓队员的心如揣着一团火,今天,这支庞大的队伍要作表演了。下午,河南岸街道办事处要在河南岸公园举行庆元旦同乐会。会前,腰鼓队先沿南岸路走一圈,边走边敲打腰鼓。表演时,近百名腰鼓队员熟练、整齐地敲打着腰鼓,还不断进行着队形的变化,让观看者眼花缭乱。河南岸腰鼓队从此名声大振。在演练迎奥运表演时,惠州市政府的领导看到这支出色的腰鼓队时,十分高兴,并建议把“河南岸腰鼓队”改成“惠州腰鼓队”。

 

 

 

一本苦难的日历

在广东省龙川县,有个叫鹤市的小镇。鹤市原来叫街口,据说明末清初时期,龙川的黄布河、紫市河汇河西河交界处冲积出一个大沙丘,这里平坦、开阔,沿河水两岸还密生高大杉树,树下阴凉爽人,在浩热的夏天,人们喜欢来这里纳凉,又顺便在此交易,形成交易市场。由于河边有许多高大的杉树,又近河,引来许多白鹤在这里栖息。树上有鹤,树下是墟市,久而久之街口就被叫成鹤市。1926年 12月,张耀光先生就出生在这里,出生在鹤市罗乐村。

从张耀光这一代人算起,是三代单丁。小时候,家里很穷,祖上留下几亩薄田,但也还是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在他三岁的时候,父亲不堪忍受饥苦,敞下家人只身飘洋过海走南洋。生活的重担就落在母亲肩上,上有老,下有小,日子过的十分艰难,母亲经常出门挑担换口粮。在张耀光七岁那年,父亲寄回一点华侨钱,让张耀光可以上学读书,但家里依然很穷,让他经常饿着肚子上学,有时上着课就不禁虚汗满身,头晕眼花。后来他交了一个好朋友叫黄玉庭。黄玉庭家里是做饼的,他每次来邀黄玉庭上学,小伙伴都会塞一个饼给他。初时张耀光不好意思接,在黄玉庭的硬塞下,他不再坚持。有了这块小饼,他就饿不着,一直读完初小,黄玉庭升高小时,张耀光因为家穷,只好辍学。张耀光满含泪水离开了学校。他是多么怀念读书的那段光阴啊!

日本鬼子侵略亚洲时,张耀光的父亲就从南洋回来了。由于他嗜酒,把仅有的一点华侨款也花光了。为了维持生活,十四岁的小耀光只好跟着母亲去挑担来维持全家人的生活。那时交通不发达,货物运送除了靠船,上岸和走山路还需人挑运作。能找到活干,就有米下锅。那天他和母亲挑着一担货正在山路上走着,正当他们又饿又累的时候,突然遭遇日本鬼子飞机轰炸,幸亏炮弹只在隔路山头轰炸,母子俩才捡了条命回来。

讲到过去的艰难,张耀光觉得心里很痛,他哽咽着,那个时候的天也是特别的怪。按南方的天气是不下雪的,但那年,龙川却下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雪。春节前的腊月二十九(除夕),母亲本想去鹤市街买点猪肉过年,清早起来,齐膝深的雪已把出门的路给封住了,待雪停时,又下起了冻雨,山路变得又滑又陡,无奈,一家人只好将就仅有的两块豆腐,过了一个辛酸而又凄凉的春节。除夕那晚,望着别家屋顶飘出的袅袅炊烟,闻着从外面飘进来的阵阵酒肉香,那诱人的香味在折磨着张耀光的五脏六腑,是那么的难受。那时他也还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是个盼过年的娃娃,穷人家一年到头吃剩饭喝冷粥啃番薯芋头,到了过年,就是再穷的家也要割点猪肉的。张耀光的父亲和祖母看着孩子一声不吭地躺在床上,眼睛直楞楞地望着屋顶,他们的心里也十分难受,家里就只有一个孩子,过年连一点肉都吃不上,这是什么日子啊!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张耀光已经长成十几二十岁的小青年了,按道理,家里的日子应该慢慢地好起来。但是天不从人愿,祸依然要降临这个家庭,18岁时,祖母过身,19岁时,喜好喝酒的父亲也过身了。两位亲人的过身,让张耀光悲痛万分,他和母亲无钱料理他们的身后事,只得卖掉祖上留下的几亩薄田,还向地主借了7担谷来办丧事,7担谷,加八利息,年年还租,还了四年连息在内尚欠18担谷,这辈子怎么还得清?他只好去地主家当长工,每年120斤谷,扣20斤到过年才给。张耀光风里来雨里往,驶牛,犁田,打禾,每年干三季,一年到头连喘息都没时间。

一本苦难的日历,张耀光用汗水翻过一页又一页,25岁那年,他和邻村姑娘陈义添喜结良缘,一年以后,大儿子张寿才出生了,后来,他们又连续生了8个儿子1个女儿,要不是共产党让穷人当家作主,张耀光以后的幸福生活又从何谈起呢。

 

      在两个不同的地方当“养猪专业户”

1983年秋天,深圳市福田区政府在下梅林村召开农村种养现场会。会场黑压压地坐满了一百多个共产党员和各村村长、村委书记,他们都是梅林村的领路人,今天来这里开现场会,就是要看张耀光怎样养猪,看他的猪场发展的情况。那段时间,深圳许多青年人都到“那边”(香港)捞世界去了,真心在这里耕田的人已经不多了。为了发展农业生产,他们今天要在这里开一个表彰会,表扬张耀光发展种养的现场会。会场上只听见主持人在台上大声宣布:张耀光全家养猪170多头,是我的榜样,他被评为“养猪专业户”是名附其实。后来会后大家又参观了张耀光的养猪场,张耀光现场为大家作养猪经验介绍。不久深圳市福田区政府又召开种养表彰大会,张耀光获奖自行车一辆!领奖那天,张耀光满脸红光,他仰起头,大步流星地往台上走。那年,张耀光57岁,领过奖品,被安排在大会发言。他操着龙川口音的普通话说:“猪是宝,养猪好。猪有皮、有肉,猪屎可以作有机肥料,猪皮,猪毛可以做工业原料,猪皮可以制革,支援城市建设,猪肉可以为城镇提供肉食。实现一人一猪,一亩一猪,农村人的生活就好起来。我在龙川吃粥,那粥米汤吹过去是一条浪,说(喝)过来是一条巷。(台下群众大笑),我现在在深圳养猪,餐餐饭食,不用再吹浪(不用再喝粥,台下群众又笑)”。张耀光接着说,我在深圳耕田,深圳离香港很近,我家8个儿子加我共9条壮汉,但我们家没有一个人去偷渡,我们都在福田这里认真耕田,种菜,养猪,支援特区建设。张耀光讲完,全场鼓掌。回去时,福田区政府派车送张耀光回去。他兴趣勃勃地站在车上,胸前戴着大红花,单车也挂红花,好不威风。

后来,福田区的农民耕种的田地都被政府征收,农民变居民,张耀光家也由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现在是深圳市福田区下梅林街道办事处居民的张耀光已经83岁高龄,他儿孙满堂,心宽体胖,无忧无虑,他的八个儿子一个女儿,为他养了13个孙子,2个曾孙子。闲暇,张耀光喜欢回忆往事,想念故乡,禁不住要对孙子们讲他过去在鹤市当“养猪专业户”的事情。“爷爷。什么叫养猪专业户?”孙子们似懂非懂。

虽然岁月已经走过了几十年,却抹不掉当年他在鹤市被人委屈游街的凄惨往事……

自从来了共产党,自从打倒地主,穷人就翻身了,张耀光家也翻身了,他们家因为办祖母和父亲的丧事,向地主借的八担谷,到临解放前几年的时间总共欠二十几担,如果不是共产党解放了穷人,他几辈子也是还不清的。土改时,他们家还分了几亩田地,农民有地种了,以后再也不用饿肚子了。张耀光的心兴奋了很久,他和妻子,孩子们久久地沉醉在幸福中。他要感谢共产党,他决心跟着共产党闹革命,共产党号召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他积极参加各项运动,加入农会,斗地主,缴恶霸地主的枪,什么需要要他就干什么。看他积极、勇敢,县委的领导便安排他在龙川县政府当收发员,那位领导叹息:这么好而可靠的一个同志,可惜文化太低,否则,他应该分配到其他主要工作部门。1951年,他回到鹤市公社罗乐大队参加土地改革,以后,张耀光就一直在农村耕田。

这个大家庭,全家八、九口人,天天劳动,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张耀光的思维跟别人是不同的,家里虽然穷,但再穷,也没有过去那穷,现在有共产党为他们作主,现在的穷人不会再害怕让人欺负,因为他们毕竟是国家的主人了,即使穷,也是暂时的,但目前他必须想办法,解决困难。

每天清早,鹤市公社罗乐大队红旗一队生产队员张耀光都在听鹤市人民广播站播送的歌曲《公社是颗向阳花》、《小猪倌》,广播里不时广播时事新闻。一次他听到广播《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简称农业《六十条》),号召生产队,要办养猪场,提倡一人一猪,一亩一猪。张耀光眼睛一亮,心里立即翻开思浪,对,他家人口多,为什么不多养猪呢。按平时他们才养一头猪,从年头到年尾,春节前杀猪过年。如果多养几头猪,可以去卖给食品公司,还有余猪肉票回存,这样全家保持平时过年过节都有猪肉吃,而且还有余钱,解决家用 ,如孩子上学的费用,全家人添衣,看病,人情世故,要用钱的地方可多了。

张耀光养猪也不是一下子养十几条,他由养一头到两头到三头,逐年增加。1962年,是粮食最困难时期,第二年以后,他就当了公社的“养猪能手”,又成为县里的“养猪能手”,县里还在鹤市开了现场会,公社干部对张耀光特别奖励,这次表扬让张耀光的心里光荣了很久,快乐了很久,他的积极性更大了,养猪从四、五头增加到十头,他还当了生产队的副队长,带动社员养猪。可是好景不长,文革时期,却遭到非人的摧残。由于他在土改时缴过地主的枪,现在那人的后代竟把在别家搜出的枪强挂在他的脖子上,押着他游街,冤枉说枪是在他家起出来的,说他是反革命,天天抓他去批斗。硬汉子张耀光心里又急又委屈,同时还夹杂着耻辱,他有话不能说,有口又难辩,在那个年代,有什么法子?张耀光咬碎了牙往肚里吞。

人生难免都会遇上低潮时期,即使在艰苦的环境中,他始终没有忘记一条——报效祖国。1970年冬,张耀光的大儿子张寿才20岁,他毅然送他去当兵。临走那晚,全家人吃了一顿团圆饭,张耀光鼓励儿子,要争气,要好好干!1973年,他又把二儿子张寿千送到广西去当坦克兵。张寿千还参加越南自卫战。他作战勇敢,在部队提了干,成为军官,一家人有两个儿子当兵,作为军属的张耀光走在街上都颇受人尊重。党的政策如一股清风,吹散了张耀光头上的乌云,张耀光不甘贫穷,他养猪的信心又树立起来了,然而到了1974年,由于他养猪,又被当成“资本主义尾巴”,干部们为了寻找政治新亮点,为了让自己讲话有威信,因此张耀光就成了他们的目标,“割资本主义尾巴”让张耀光又承受无数次的批斗,成为当前运动的“重点对象”。

 

 

金子般赤诚的心

花儿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张耀光在70年代末期,随儿子们在深圳工作,种菜、养猪。工作十分繁忙,时间不觉就一年年地过去。但不管怎么忙,他心里都在惦记着鹤市,时而闲暇,他会久久望着故乡的方向出神。他经常想:深圳的发展一日千里,家乡怎样了呢?虽然他年年回去祭祖,但并未同其他人联系。来去匆匆,只感到水还是那水,山还是那山。家乡真正的情况,他了解是不多的。一天晚上,张耀光接到同乡族亲的电话,告诉他祠堂要修理,让他务必回来一趟商量维修事宜。

     1994年4月,张耀光又从深圳回鹤市。这次回家乡,那感觉特别不同,一踏上这片古老而熟悉的土地,他倍感亲切。家乡啊家乡,你让我魂牵梦绕,他在心里默默地叨着。村子还是这村子,土地还是这土地,一点变化都没有,看到这情形,张耀光觉得有一种酸楚的感觉涌上心头,握着众乡亲们的手,他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当他了解到罗田村的祠堂因年久失修,必须拆掉重修时,当即表示,维修所需费用23万元,全部由自己发动乡贤共同负担。为了罗田村人行路方便,他又出资1.5万元做一条路。为了使家乡尽快解决多一些难题,他回到深圳用自家的电话四处联系外出乡贤支援家乡建设,他把电话打到桂林、北京等地,光电话费就用去两万多元。

从此以后,他的心一直在牵挂着鹤市,时时在关心着家乡的事业。从1993年~2006年,他为了鹤市镇的文化、教育、水利等事业的发展,先后捐助40万元,号召其他乡贤捐助34万元。为了完成一本张氏家谱,他四处出动集资20多万元来写书,修族谱的人来他家坐,他体谅到写书人的苦,都热情地封500元红包以示慰劳。1995年,乐田片村有个小孩考进中山大学数学系,由于家庭贫困没法上学,当时村委副书记杜安生把这件事告诉张耀光,他立即送上838元给杜安生,让他转交给孩子,这家人感动万分,马上拿了两只土鸡一包花生送给老人家,张耀光又买上水果并将原来的东西一并送还给这家人,鼓励他好好读书,长大后报效祖国。张耀光的热心感动了许多龙川人,龙川县鹤市镇关工委写了一封有关他支持家乡建设的证明材料:支持鹤市老年人文体活动2万元,购置大鼓、腰鼓、服装等;还支持8000元给老人协会置办公用品如购买沙发、凳、29寸电视机、装电话等。他还与杜锦周共同捐资2.9万元创办鹤市镇弘管礼仪乐团。关心青少年、关心社会治安、关心公益事业是张耀光一贯来重视的热心事业,他出资5000元为金安中学图书室购买图书,让学生们开展“朝阳读书”活动。从2005年起,他每年支持1000元给治安队活动经费。鹤市镇有9个村1个社区,他几乎每个村都主动捐款帮助村的公益事业,最少一千,最多三千元以上。从2005年开始,凡国庆、春节、老人节,他都主动提出捐款,每次最少二千元,共计有一万多元。单是这些零碎活动捐款就达八万多元。鹤市镇关工委和老龄委称赞张耀光热爱家乡、行善积德。

张耀光热心助人,但他平时生活十分讲究节俭,生活花钱从不大手大脚,他每次去惠州,去鹤市,都住在最便宜的旅馆,饭菜也拣最便宜的吃,吃不完还打包带回,他一双布鞋,能穿好几年,旧了还舍不得丢掉。他经常告诉儿子、孙子、曾孙子,做人一定要以节约勤俭为本。他就这样,平时省下生活费用,一旦公益事业需用钱,他就毫不吝啬,出手大方。

张耀光告诉笔者,支持腰鼓队,也纯属一次偶然发现才想到的。2005年11月,鹤市镇锦周文化广场竣工典礼,张耀光也来参加了。有一支腰鼓队正在一旁排练节目,烈日下,腰鼓队员不同的着装都让汗水浸湿了。张耀光注意到她们没有统一的服装,腰鼓也才只有几个。张耀光的心里不知怎么顿时难受起来,他认为她们的热情比深圳的腰鼓队员高,但她们的着装又比深圳的寒酸多了。从腰鼓队员们的身上,对鹤市的文化活动就可见一斑。张耀光觉得自己应该把鹤市的文化活动搞活。从鹤市回到深圳,张耀光又联系了在鹏城居住的杜锦周等鹤市外出乡贤,出资帮助腰鼓队,帮她们解决腰鼓、服装等问题用去2.5万元。在张耀光和其他鹤市籍外出乡贤的支持下,鹤市镇腰鼓队吸引着越来越多当地,中老年人的参与,这些有益的运动成为群众锻炼身体和悠闲娱乐的主要方式。鹤市腰鼓队成立时只有12人,后来发展到28人。

虽然有了这支腰鼓队,张耀光觉得还不够,文化生活还是单调,于是他又向镇政府提出建立一支民间鼓乐礼仪乐团的建议。他的建议立即得到镇府的支持。2006年初,张耀光和杜锦周共出资2.9万元创建鹤市镇弘管礼仪乐团,并为他们购置乐器12套、服装30套。他还出资请专业乐师对新队员进行乐理指导和培训。2月23日,拥有18名队员的鹤市镇鼓乐礼仪乐团正式成立了。鼓乐礼仪乐团统一着装、乐器新款,人员年轻,这些除了包含着张耀光的出资外,更包含着张耀光对家乡深深的爱。此后,为了让这支礼仪乐队能长期坚持下去,张耀光又为乐队挑选不少“接班人”,并且出资5000元请金安中学的音乐老师对当地有音乐兴趣的青年进行培训,随时补充到队伍中来。

张耀光的热心带动了本地其它活动的开展,让当地群众的文化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当地群众非常喜欢和热爱张耀光,龙川县太极拳协会、木兰拳协会都聘他为名誉会长,张耀光也支持他们费用一万元。有位叫张明良的先生说,张耀光已经83岁高龄,他热爱公益事业,当他听说龙川县铁场镇秀中村办学修路有困难时,主动为秀中村捐款二千元,数目虽不大,但影响大,精神可贵。秀中村委授予他“助学修路功臣”,为他戴上大红花,当晚龙川县电视台还作转播呢。2008年8月8日,龙川县鹤市镇街道社区党支部做出关于授予杰出乡贤张耀光“荣誉市民”称号的决定。张耀光觉得这就是他的幸福生活,这就是他的快乐。

 

   后述的故事

事情已经过去近10年,张先生的事迹仍然在惠州传颂,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他。

重新整理这篇文章,是因为听说张先生已作古,这篇文章可以说是为他作的人生总结。想当初写这篇文章时,完全是河南岸一群跳广场舞大妈的强烈要求,笔者也是被他的无私贡献所感动。你想,一个耄耋老人,不在家里享受,跑到惠州,与一大帮老太太在做公益事业,你不为之感动吗?笔者感动了,因此无偿为老人写下万言记事。这个过去穷的叮当响的老人,谈起往事激动万分,千句万句感谢共产党!文章在北京获金奖,张先生感到无比光荣,就好像当年他在福田当养猪专业户,胸戴大红花,好不威风!而这次是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奖,就更威风了!况且,他说这是人生最后的荣耀。老人要上北京,惹怒了其家人,家人坚决不同意。他于是拿着刀拦在儿子的车前:不同意不放行。他儿子扬言,要去,叫记者打电话给家人。善良的笔者真的替他打通了他家儿子的电话。谁知那头传来不堪入耳的脏话,真是闻所未闻,好心替人办事会却遭人责骂!老人大骂他儿子不是人,又是千句道歉万句道歉。

为了达到去北京的目的,执着的耄耋老人拉着老伴又来到河南岸街道办,叫了腰鼓队领导和街道办领导作证,并写下自愿书,证明自己去北京属自愿,假如路上有什么不测,与他人无关,一切后果自负。最后老人如愿如尝,视那本有他文章的书《中华颂歌》(《张耀光的奥运情结》)如珍宝,到处拿给自己的朋友、亲戚看。出版社寄给他10本,他还嫌不够,又叫记者帮买10本来送人。笔者认为,这是一个耄耋老人对文化的崇敬!

 

·上一篇:生死瞬间 ·下一篇:客家汉子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